Influenza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势均力敌。

<丹昏>仲夏夜之梦 (二)



* 内百老汇新锐古典芭蕾舞者姜丹尼尔 & 伯克利音乐学院大提琴演奏朴志训


* 双面人生


* 感谢所有评论与喜欢 💖


*少量B-Boy 名词出没 动作戏🙆🏻‍♂️ 文末附有注释





>>

朴志训走下舞台时,脚步轻松而愉悦,他极致克制才没有令自己在这样一个形似斗兽场的地下蹦蹦跳跳。


他看着已人去楼空的靠前排,自然而然就向前坐在了姜丹尼尔刚刚所坐的位置——


非第一排,却是视线所及之处的最中央。


朴志训端正坐着,握着拳的双手轻轻放置在膝盖上,手指抓紧了又松开——他实在是太期待了。


他拿出外衣口袋里装着的项链,把它高举着,令挂坠上的那片羽毛在镁光灯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裴珍映见状悄然坐过来,弯着打趣般的笑眼 “这次把项链押在谁身上了?”


朴志训噘嘴苦思,不知道该如何和裴珍映描述他的傲慢先生,只得模糊应声


“哪里来的'这次' 一说。”朴志训扶正了面具嚼着泡泡糖时说着的话带着黏糊的意味。


“不要告诉我是刚刚那位恐怖分子。”朴佑镇回头,分明是笑面藏刀的感觉实在是让朴志训有点发颤。


“我觉得,我们的想法总是互相违背。”朴志训吐了吐舌


“所以这次也没有例外。”


说罢就吹出个泡泡,不羁地挑衅。朴佑镇转念一想,凑上前


“那如果我觉得他会优胜呢?”朴佑镇带着私心希冀的眼神有点发亮


“那,这是我们万年一遇的默契一回?”朴志训歪歪头,露在面具之外的月牙眼眸昭示着他的满心愉悦。


朴佑镇正想从前排起来开战,又被金在奂嬉笑着摁回座位,看着逐渐搬空的舞台只得咬牙作罢。


在比赛过程中,朴志训的状态可谓是浑浑噩噩,虽说不是精通B-Boy Battle,可太过常见的表演形式实在让他疲惫不已,本准备半阖的眼皮却又因身后细声议论的名字FLAC而又重新撑起。


“It's his turn now.” 身后的女士窃窃私语那般却止不住音量,朴志训的竖着手指抵在嘴唇上,柔和的目光随着转身的动作投递出去,却又害怕错失开场又极速转回头。


Crew名字宣读完毕后,没有任何间隔舞曲便跃然而出,音响就放在Battle场地上,气氛霎时变得热气涌动,四五个B-Boy围在场地旁边起哄竟也有了些街头公演的感觉。


毫无意外的,开场的挑衅少不了APPLEJACKS*,面对着姜丹尼尔一行人的对手随意蹲下,连转至背向他们时也甚是懒散,然而正是这样随意的动作过后,忽而后仰双手支撑着地,而后不难看出有些许健壮的腿直往高处踢,竟也踢到了罕见的高度。随后的BOOMERANG*,分摆成V字形的双腿在两手支撑之下不断转圈,动作衔接之间虽有卡顿,但是仍能被唤作流畅的水平。


朴志训在姜丹尼尔的对手以NECKMOVE*的动作收尾没有失误时不禁咋舌,转头又看看姜丹尼尔,姜丹尼尔却只用手把队友往后拨了拨,把鹅黄的格子外套往台柱上一撂,便走到了舞台中央,本就优越的身姿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姜丹尼尔不知在那对手的耳旁说了些什么,对手的脸色有点茫然,连同姜丹尼尔的队友,面上也显现着疑惑的神色。


不等多想,EDM如约而至,姜丹尼尔同样地以APPLEJACKS开头,出乎意料的是,姜丹尼尔的后续动作竟和他的对手一模一样,若要用俗套的话来形容的话,姜丹尼尔的完成度比起他的对手可以说是宗师级别的能力者。


朴志训摇摇头,虽说姜丹尼尔动作衔接得天衣无缝,但他心里的期待值却也只被填满了一半。


可那一秒的朴志训忘了一个日后他所总结的公式


姜丹尼尔=Surprise


姜丹尼尔在做完NECKMOVE后的手仍撑着,他随着停顿的节奏停住动作看下了擂台,另一只旋转到一半的手下落到了脸侧,幅度极小的摆动了两下,他对着台下的人示意了他的唇语


“NO.”


Beat重新响起,他维持着NECKMOVE的动作仍然连贯着,他持续旋转,右手肘抵着腹部,双脚分开的摆幅恰到好处,脚尖抵着地带着仿佛并不是一个B-Boy该有的软度。


壮硕的的小腿往上踢,旋转惯性,重心转移,连续旋转,毫无停顿。宽松的白T也仿佛跟着节奏舞动,十字架也跟着姜丹尼尔的身子旋转


WINDMILL* !


朴志训在内心里惊呼,姜丹尼尔在稳赢的情况下做这般难度的动作他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观战过的Battle数不清楚,windmill倒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见。朴志训将手蜷起来咬着吹起了口哨,一同陷入了为FLAC而欢呼的狂潮。


狂潮后,Beat停止,又是一波嘶吼狂乱。


姜丹尼尔做完风车后慵懒地趴在地上,大腿却与脸上的慵懒不同,直往上指而后近似贴在背部,膝盖放置在肩膀上,再仔细留意他的腿部仿佛能触到耳朵,纤细又丝毫不乏力量小腿在前,此时的姜丹尼尔看起来像极了蜘蛛。


狂乱中的全场瞬时鸦雀无声,朴志训的手不禁攥紧了些。


“是SPIDER*!”寂静中,人群中的一位年轻男孩大喊,姜丹尼尔闻声将柔软极致的双腿收回站起,张开手臂面对着舞台下惊讶至极的人们,此时的姜丹尼尔逆着光——像是熠熠生辉的天神。


被围栏阻隔的观众一涌而上,姜丹尼尔的队友也直冲上前,大吼大叫不绝于耳,阴沉沉的地下Battle竟也变成了礼拜般的朝圣。


对于他们来说,那被供奉是神明无疑是张开双臂、站姿笔挺的姜丹尼尔。


“FLAC——FLAC——LOUPS!”反复重播的呼喊令狭隘的舞台宛如新教会登台现场,姜丹尼尔维持良久的微笑仍挂在面上,他转身走上台阶坐上了那张带有坡度的倾斜王座,没有半点迟疑便自立为王般泰然坐下


没有任何反动起义的称王仪式。


朴志训皱了皱眉,仍沉浸在最后一个动作的余韵之中——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从未看过那样柔软的动作在B-Boy身上得以体现,姜丹尼尔刚刚在表演的时候完成SPIDER简直轻而易举,朴志训试图劝说了自己一会,却仍难以释怀,以至于全场沸腾时他宛若静止——


以至于现在朴佑镇叫唤了他好几次仍不为所动。


“志训我们该去颁奖了。”朴佑镇不悦地推搡着朴志训,看在他脸上并不明朗才又软下音调。


朴志训这下才回过神,甩甩头将刚刚脑袋里的胡思乱想抛在脑后,紧随着已走了一段路程的队友迈向舞台。


在那带着灿光的奖杯放到姜丹尼尔手上时,朴志训只站在一侧看着,随后姜丹尼尔的起身致谢,将奖杯递给队友时说的话语,他都没有听闻。只是等主持再将他邀回王座,请求朴志训上台送予项链时,朴志训方才抬起头,眼里的猜测困惑此时全都遁形无踪,余下的尽是和那位winner一样的骄傲。


朴志训缓慢走到王座的后侧,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的项链打在金属纽扣上的响声,而落座在王位上的姜丹尼尔侧身回眸,丝毫不动摇地等着朴志训的到来。待朴志训站定后,他伸出带着厚茧的手指解开了缠绕在姜丹尼尔脖颈上的十字架项链将其放在了王座的一侧。怀揣在风衣里的羽翼项链从姜丹尼尔的眼前下落,朴志训此时的姿势像极了在背后环抱着姜丹尼尔,他仔细地将项链扣扣上,这个距离,让他无法抵抗地嗅到了姜丹尼尔身上的气息。


吊坠扣好后,羽毛坠在姜丹尼尔的胸前,姜丹尼尔转身本想与现在颔首的朴志训贴面吻以示感谢,看着朴志训的面具却只剩无奈摇头。


朴志训笑着,好似看出了姜丹尼尔的窘迫,他维持着颔首的姿势,悄声在姜丹尼尔耳旁道


“贺喜您的优胜,能为您颁奖是我的荣幸。”


“您刚刚像极了——加冕为王的模样。”


姜丹尼尔虽有些许讶异于他的尊称,但仍以极快的速度接受了在这样情景下体面的话语。姜丹尼尔站起身握起了朴志训的手,以代替贴面吻在其上轻轻烙下两个吻,笑容更是灿烂


“那我应该感谢您的授权,我的教皇。”


姜丹尼尔语毕抬头,视线对上了朴志训的双眼,朴志训眉眼弯着,眼里水光潋滟,像是秋波荡漾、很是撩拨他人心弦的动人模样。


“您的眼睛很美——我想很多人和您说过这句话。”姜丹尼尔站直后把朴志训往酒桌旁引,刚刚仍狂乱的观众早已被队友的庆祝支开,只剩着寥寥几人看着他们两人的交谈,姜丹尼尔也不介怀,顿了顿,又补充道


“就像是、在仰观宇宙一般。”


朴志训看着姜丹尼尔在身旁像是费力思考,寻找词汇形容他的相貌的模样很是开怀,姜丹尼尔瞥见朴志训笑起来,低头恰巧看见胸前的吊坠,便歪头凑近朴志训身边,像是在说悄悄话


“我听说它是你设计的,我实在是好奇,为何会是羽毛。”姜丹尼尔尝了几口莫吉托后脸上有点泛红,微微侧首用眯起来的眼睛盯着那人面具上的金漆,他抛下了那让他倍感麻烦的尊称。


“因为是在这里。”朴志训看着眼前的酒柜若有所思,“倘若是在大雅之堂,完整的羽翼或许也不会太过耀眼、可在地下,在擂台——丰盈的羽翼上的一根羽毛,也已经太过熠熠生辉啦。”


姜丹尼尔不否认也没有赞同,摇摇头 “那你可真是太偏执啦。”


“这个我可不否认。”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你一定不是只属于这里的人吧?”姜丹尼尔显然抓住了解释的重点,本想着刁难那人,却不料对方竟点了头,而且信心满满——


“难道,您就是吗?”


露齿的微笑多少看着是无害的,眼睛里看不出蕴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狡黠,可朴志训的话语实在是太过狡猾了、姜丹尼尔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他的犹豫无疑在说明一个事实。


姜丹尼尔犹豫片刻后,笑得更是放纵,他不得不承认被反将了一军


但这实在是糟糕透了、也实在是太过有趣了。姜丹尼尔太过习惯于为难他人,这点朴志训和他有点太像了些。


“或许,我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姜丹尼尔莞尔,他实在是太偏爱这样顽劣的小恶魔。


朴志训敲着杯盏的手顿住了片刻,朝姜丹尼尔吐了吐舌头


“若是您能再次遇见我,我就告诉您。”


姜丹尼尔听闻后,眉头直像打着麻花,他抿了口酒,手撑着脸侧,手指敲了敲太阳穴,叹着气


“纽约太大了。”


朴志训点头认可,眼尾带着的轻佻意味被姜丹尼尔尽收眼底


“那您...”


“那你可得慢慢等我。”


“我最擅长的事物——除了舞蹈、还有找寻。”


朴志训发誓、他绝没预料到这句话、哪怕是万分之一。他抬起头,笑得身体有些颤动


“先生,有些话,可不能说得太圆满。”


恶童不计其数,恶劣更甚数不胜数。


可让人印象深刻——又偏爱又痛恨的


大概只有像他那样的绅士恶童了。


姜丹尼尔因队友的叫唤而回头,在摆摆手示意自己要走了,朴志训微笑着与他告别。姜丹尼尔起身时带着犹豫,他太想他的小恶魔能在今夜就告诉自己称呼他的姓名了。


姜丹尼尔向前走着,忽而就被身后的声音所阻挡脚步


“先生,作为交易,下次遇见您,我希望您能告诉我,您在您的对手耳边说了些什么。”


那双眼睛蕴含着光亮,让朴志训像极了在提出公平交易的样子。


“好奇心会让我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它可太知道如何牵动我的情绪啦,”


“所以,我真诚地希望我能早日、最好是立马——再次遇见您。”


“我会等您。”


姜丹尼尔浅笑,他的小恶魔,实在是太狡猾了,他实在是太擅长给他人无依据的希冀了。


他好像有点等不及了,他恨不得就在今夜、就在梦里再次遇见小恶魔才好。





>>> TBC


APPLEJACKS 最基本的类似于挑衅的动作 踢腿踢得越高越好 具体动作大致与文中所述类似。

BOOMERANG 开始时坐在地上,双脚在身前形成V字形。然后手撑在双脚之间,接下来撑起身子,只有手能碰地然后转圈

NECKMOVE 只转一下的风车

WINDMILL 难度较高 连续旋转的风车

SPIDER 非常需要弹性的动作 具体动作与文中类似. 外貌看起来就宛若蜘蛛。

Thank you for reading. 🖤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