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luenza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势均力敌。

〖丹昏〗仲夏夜之梦(三)




* 内百老汇古典芭蕾舞者姜丹尼尔 X 伯克利音乐学院大提琴演奏朴志训

*Influenza目前登场的宝贝 贝斯手朴佑镇 键盘担当裴珍映 主唱金在奂

*LOUPS:B-Boy邕圣祐 B-Boy黄旼泫

* 感谢所有喜欢与等待💕







>>

姜丹尼尔与他人的交谈甚欢令他的队友有些不愉快,以致现在团团围着他的队友用宛若质问的眼神看着他,而姜丹尼尔却一人泰然自若。

“变了,你以前不都是喝得七荤八素,叫着不醉不归,然后把我认成软糖专柜的售货员。” 邕圣祐摇头,满脸怅然若失。

姜丹尼尔苦笑,他的舞蹈剧安排的日程紧凑,现在半点酒腥都得忌这样的理由在这里他可说不出口。

黄旼泫戏谑般地递给了姜丹尼尔一杯果汁,眼神里甚至还带上了与慈父这个名词挂钩的微笑。

“姜义建是未成年吗...”邕圣祐第一个站起来抵抗却被姜丹尼尔欣然接过果汁的行为硬是堵住了嘴。

“Cheers” 姜丹尼尔没有半点不快地抬着眉与众杯盏碰杯,甜腻的蔓越莓汁直往嘴里倒,他撇了撇嘴示意大家随意。

“没意思,大少爷。”邕圣祐碎碎念,“无趣。”

姜丹尼尔憋笑憋了有一阵才站起身,让队友聚拢起来,似有什么话语要交代,队友忽而正色,凑在了一起等着姜丹尼尔开口——

“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姜义建不仅未成年,他还要早退。”

姜丹尼尔凑近的时候,嘴里吐出的还全是蔓越莓的香气,待邕圣祐一行人发应过来,那人早已晃到了club的门口say goodbye

“姜义建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为什么擅自改了上场顺序...”邕圣祐拍腿站起

只剩回音

哦,该死的蔓越莓

该死的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推开百老汇的门时,Irma正在观察着舞蹈剧演员的状况,她映在灯光下金灿的发色让她十分夺目。

“Niel你又迟到了。”Irma的语气里带着不快,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到了姜丹尼尔身旁,她湛蓝的眼睛直视着姜丹尼尔似是想让他道歉。

“你应该理解我的,Irma。”姜丹尼尔边说着边牵起Irma的手,在其上烙下一吻。“况且三年了,舞蹈动线我太过熟悉了,你大可不必操心我的编舞。” Irma对姜丹尼尔的话语不为所动,她的眼光反倒被他弯下身来坠下的吊饰所吸引,这让她更为恼怒

“我说过你来的时候不允许带着吊坠的。” Irma抽回她的手,摆出了俨然一副尽职编舞师的模样,没有丝毫情面可讲。

“再戴一会,到舞台上演练的时候我便取下来。”姜丹尼尔与往常不同——并没有顺着Irma的意见,这多多少少引起了Irma的注意

“是新的战利品吗?” 与刚刚的肆意教训相违背,Irma小心地凑近询问,眼眸四处观察着,生怕刚刚的话语有半句透露出去,姜丹尼尔自豪地点了头。

“这次是谁送的?”Irma故作毫不在乎的模样帮姜丹尼尔整理着舞台妆束准备着彩排

姜丹尼尔对着梳妆镜摘下耳钉,小幅度的笑容透露着他的心情愉悦

“是恶魔送的。”说罢手指又摩挲起带有凹凸的羽翼,心里漾起朴志训戴着金漆面具的模样

“恶魔?”

“没错。”

“是可爱的恶魔。”

姜丹尼尔合上眼,掩去了眼里的所有狡黠。






>>


朴佑镇瞥见朴志训迟迟方才落座在身旁,多少有点不快,金在奂微醺的大笑声让他更为不悦。

朴志训撅噘嘴,满脸无辜。他坐下来左右都望了个遍,唯独跳开朴佑镇。

不等朴佑镇发表他的言论,裴珍映兴冲冲地跳上朴志训身旁的空位,也全然不顾着要掉落的面具跟朴志训讲着悄悄话

“或许您对舞蹈剧感兴趣嘛?”裴珍映语气里全然是哀求的味道,他的本意分明是希望朴志训陪他去看舞蹈剧。

朴志训转过脸看着裴珍映眨巴着眼,有些于心不忍。

“唔...要是我感兴趣的话我有什么好处吗?”

一如既往贯彻恶童商人的本质。

裴珍映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他抓过朴志训的手心不在焉地转着装饰用的戒指

“那...学院季末的CD录制,方案我预先提供三份?”

朴志训还是略带踌躇的模样

“那陪最优秀的Mr.朴练习他想要合奏的所有曲目?”

“成交。”朴志训雀跃地摘下面具,欢呼着揽过裴珍映,他兴奋之余瞥见了那裴珍映手中攥紧的入场凭证——

仲夏夜之梦。

这幕舞蹈剧倒也早是屡见不鲜了。朴志训似乎能哼出仲夏夜之梦的背景曲调,不过这也得益于他远在大韩民国的母亲。

朴志训刚刚兴奋的情绪冷却下来后才微微察觉可能会有些许的无趣,他才悄无声息跑到顶楼,也就是忽然想看看今晚的月亮了。

如他所愿,今夜的半月明亮中带着迷蒙。

月色很美。

朴志训懒散地趴在扶栏上,姜丹尼尔演出时的记忆又毫无预兆地被唤醒,他看着手上纷乱繁杂的饰品喃喃自语

“你们说,他是个令人沉醉舞者吧。”朴志训柔和而又皎洁的笑容让他此刻温柔万分。

“所有的所有都不该是B-Boy该有的。”

带着发胶有些发硬的发质,过分直挺的背部,习惯性的标准舞姿,过分柔软的身躯——

令人感到新奇。

阵风拂过,晚风亦柔。街道上暖黄的灯光,远处车辆尾灯交织的柔情画面令朴志训咋舌,他可不太想承认自己有记挂姜丹尼尔的念头。




仍然被拥挤的人群滞留在pub里的裴珍映因为请求得到了回应而狂喜,他漫无目的的在随波逐流,他转了转眼睛看着四周:这些人可不是什么能和他探讨歌剧的艺术家。他小心翼翼的攥着百老汇的门票,低着头一点点地移动

“这样会撞到人的。”

一个与重金属摇滚格格不入的悦耳男声在身前传来,裴珍映抬起头时暗暗估计了双方的距离,那男人说得一点都没错,只是不是撞到别人,而是撞到那男人自己。

黄旼泫低头时看见了裴珍映手里的门票,他朦胧的记得这个歌剧的名字,他对着裴珍映滴溜转着的眼眸沉思了好一会,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刚刚就已经很在意了,或许你叫puck吗? 仲夏夜之梦的小精灵? ”

裴珍映闻言瞪大了眼睛,眼里顿时溢满流光。






>>

明快愉悦的曲调在灯光的渲染之下变得诗情画意——门德尔松为仲夏夜之梦写的音乐作品只让人身处于神秘自然,奥秘之中又开朗至极。

顶级舞者的介绍一一以荧幕的形式呈现,Lysander在荧幕上融入蓝光里,手中的佩剑坚定不移地向前刺,细长的眼里眼神淡漠

朴志训打着节奏的手顿了顿

Lysander便是现在冉冉升起的璀璨Kang Daniel

旋律仍是记忆中的音乐,舞蹈重新编舞后华丽了许多,朴志训的兴致随着逐渐激昂的背景乐而涨起。

俏皮的puck,灵动的精灵,悄然初次登场的Hermia,优雅的国王——

就像一部再次投入拍摄的经典黑白电影,一帧帧闪过在人们的眼前,而柔和暖色的灯光为森林布景提供了瑰丽的光芒。

直到柔和的灯光逐渐变暗消失,如夜空那般蔚蓝的光线笼罩着宽广的舞台。Lysander挽着Hermia的腰肢迈着优雅的步伐前进,他们的手拂过对方的脸,氛围一时间被晕染得缠绵悱恻。

干净利落的梳着舞台装束的Daniel单膝下跪,Hermia踮起脚尖俯下身环抱他,Daniel骨节分明的手回抱着Hermia,此时闭着眼睛的Daniel让人体会到了此时Lysander能陪伴在Hermia身边是多么幸福。

Daniel笑着与Hermia共舞,他们拥抱又分离,交织着的手时而又变换为动情地挽着对方。无论动作怎么改变,彼此都像是限制在方圆一吻的距离以内。

Kang Daniel的表情幸福洋溢,肢体满溢柔情,他起身挽着Hermia下场时高昂着天鹅颈,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分明是因为陪伴在爱人身边的自豪与骄傲。

裴珍映低声呼了口气,Daniel的面部语言、肢体表情都太能体会到他为何辉煌、为何夺目,他趁着Daniel下场的间隙想看看朴志训的反应却只看见朴志训的眼睫一直未曾下垂,直直盯着刚刚Daniel所站着的方位,他认为是朴志训被Daniel所惊艳而轻笑着,又重新把目光转向舞台。

庆幸是在昏暗的观众席,裴珍映错失了朴志训极度惊愕的表情和不断摇摆的瞳仁,朴志训的心脏疯狂地胡乱跳着,背景音乐再怎么熟悉他都不能再去享受——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细长的脖颈,高昂的头颅,眯起的眼眸充满着俯视众生的自豪之意令人感到压迫

他的狂妄、他的傲慢、他的骄傲、他的狂热、他完美的比例、他柔软的身躯、他标准的舞蹈站姿、他带着发胶的发丝——

他是FLAC,他是Kang Daniel

朴志训此时的眼睛远比荧幕的明月更要明亮,他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夜里辗转反侧也没想清楚的谜题此时找到了答案,找到了最终的归宿

FLAC如朴志训所想那样是个舞者——甚至是百老汇的顶级舞者,一个温柔而又具有两面性的男人。

明明是预想过的可能,此时的朴志训却陷入了震惊至极的泥沼,他想大喊,他想发狂,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身边的所有人

可是他不能、他不会,他此时就像一个自幼就生活在黑暗之中的珍宝,直到有一天窗帘被悄悄打开的窗户外的穿堂风吹起,刺目的阳光渗入他的房间

从此他再也不愿放开这一缕阳光——他最美好的玩具、最奢侈的希冀。

这无意穿堂风,吹开了朴志训的心门。

身为恶童的朴志训此时确信他找到了未来日子里的乐趣

如果姜丹尼尔发现自己知道他的一切,他的隐瞒,他会作何反应呢?

姜丹尼尔真是一个糟糕的大人。朴志训撮了撮手想到,他太过言而无信了——姜丹尼尔压根不擅长找寻

他想让姜丹尼尔知道,他被他的小恶魔找到了,他的小恶魔不用苦苦等着姜丹尼尔漫长的找寻了,姜丹尼尔不必纠结于在纽约的哪个方位有他所能拥抱的小恶魔了。

尽管纽约再大,朴志训终究仍是找到了他的愉悦所在——

姜丹尼尔。

他找到姜丹尼尔了。





>> TBC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