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luenza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势均力敌。

〖丹昏〗仲夏夜之梦 (四)




*内百老汇新锐舞者Daniel & 音乐学院大提琴演奏 Jihoon

*感谢所有的喜欢🦄






>>


裴珍映有些许无语。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昨天分明喃喃着这幕舞蹈实在是太过熟悉的朴志训现在为何如此雀跃。

人烟稀少的街巷仍是前些天朴志训瞥见那般的暖黄,如今看来却满是温馨之意。

朴志训无心寄情明月了,他仍未从他的狂欢中缓过神来。

“所以说,珍映果真是puck。”

裴珍映闻言笑眯着眼,他叹了口气上前和蹦跳走路的朴志训并行着,想着他沉迷于仲夏夜之梦不无道理——原因便是他的名字本就叫做puck,仲夏夜之梦中因俏皮而闯下祸端的精灵,那精灵灵动的身躯与他的天马行空符合至极。

他还记得,朴志训听闻他的名字时,轻呼了一声感叹 “珍映的确也是个精灵。”

他的叹气是,他又怎么会不知道puck的角色呢——他只希望不是乱点了鸳鸯才好。

裴珍映将攥得发皱的门票放进了口袋,他在低头的瞬间仿佛又听到了那句询问

“或许你叫puck吗?”

长着宛如沙狐眼眸的男人笑靥很是温柔,白衣黑发让他看起来带着中世纪简化的典雅,他的询问进退得当

然而裴珍映却残酷地逃避了他所有的好奇。

偶然想起来,还真是无理且过分。

“珍映。”

朴志训停下脚步等待,不知叫唤了裴珍映多少次。

裴珍映总算回过神,边轻声对声源回应边跑向朴志训。晚风的洗礼让裴珍映忽而炙热的脸庞降温

他摇摇头莞尔,只当这些事是胡思乱想了一通。

他可不是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精灵。





>>


朴佑镇有些许纳闷。

他不太理解深夜方才回到公寓的朴志训为何不洗漱就扎进了乐谱堆里。

与朴志训同行的裴珍映已经睡下了,而他们的书房仍灯火通明,轻缓翻阅乐谱夹的声音仍是透过门缝爬进了刚刚在隔壁编曲的朴佑镇的耳朵——

他实在是坐立难安,倒不是因为缺少作为爵士乐编曲学生的自我素养,而是他对于一向认为编曲是令人恼怒的论文作业的朴志训忽而开始翻查乐谱是一件太过奇异的事情。

朴佑镇倚在门前,听着朴志训轻轻哼着的旋律,听着本是欢快的音乐降了调后的略微悲怆,将大提琴的魅影婆娑体现得淋漓尽致。

朴佑镇对于朴志训实在是叹服的,朴志训虽说不喜编曲,但他的每次成品都令人惊艳。

朴佑镇轻扣上门,他想,熟睡的珍映也好、轻哼曲调的编曲朴也好,他们今夜大概能拥有彻夜的仲夏夜美梦了。






>>


以巴特里公园为起点的44街至53街多了位常客。

背负大提琴经过的人在此处并不为异类,甚至可以说是渺小的存在,来往匆匆的人们令你分不清他们究竟是观众还是歌剧演员——又或者是歌剧背景中的一颗树。

朴志训看了看手腕上的钟表,距离姜丹尼尔的舞剧开始仍有10分钟。

但这次他可不是要进入剧院的一员,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90分钟在外遇见姜丹尼尔的可能性为零。

朴志训看着上一场舞剧谢幕后的舞者从巷子安然离开的模样松了口气,他默默哼唱着前些天刚刚校对完的乐谱,乐谱中愉悦而苍凉的感觉像极了在观赏寒冷却散发着柔光的月亮。

大提琴被小心翼翼地取出,极少在街巷露面的它总算是呼了口新鲜的空气,淡紫色的夜空投影在大提琴的光泽上仿佛在其上雕刻了一副活灵活现的图画。

朴志训一手抚着琴颈,一手握着琴弓尝试性地拉起曲目,低沉悠扬的大提琴响声霎时荡漾在街道,沉重的音色从不喧哗,更像是向你将往事娓娓道来的老人。



再次看向钟表时,身边已经走过了两三位退场的观众,谢幕时激昂的配乐也没有被朴志训的耳朵放过,他在阶梯上坐直着环抱着大提琴。

退场的人们宛如来时那样源源不断——这充分说明了这场舞剧从不缺少观众,朴志训心里忽而洋溢着骄傲,他从来没有看错过人这一观点又得以论证。

继而退场的是几位带着花边帽子的女人,她们的装束令朴志训的背又挺直了几分——Hermia退场了。依照姜丹尼尔必须急匆匆赶去他的B-Boy Crew的情况那么姜丹尼尔也即将要出现了。

朴志训小心地走下了几个台阶,坐在了早已物色好的、直对着人们出口的位置等待着,本保护着大提琴的黑色布袋敞开着放在脚旁,他满意地看看他所布置的场地后闭上眼,这让他看起来像极在卖艺的模样。

微微睁开极小缝隙的眼眸观察着大多数的舞者悉数离去,唯剩姜丹尼尔一人。朴志训在瞥见姜丹尼尔逐渐走出的身影时奏响了他的所改编的乐章。

姜丹尼尔在此时听见低沉的大提琴声时着实有些意外,当他完完全全走出门看见闭着眼的少年在独奏时便更为诧异了,继而当他辨别出少年拉的曲子是仲夏夜之梦时,他摇了摇头——

姜丹尼尔皱着眉,他实在太可惜他今天身无分文了。他觉得自己站在这样的少年面前有些窘迫,他甚至思考起要不要把他带回百老汇这样荒谬的问题。

自责的心境让姜丹尼尔想要加速逃离这条街巷,他尽量放轻了脚步希望不要惊扰那位少年,可没迈出几步路就被那人叫住。

“恕我冒昧,您是先生或是小姐?”询问的语气似是在确定是否有人经过。

姜丹尼尔本柔和的身子忽然僵住了几秒,他倒回去,看着少年的眼皮心里暗自惋惜。

“是先生。”混合着叹气声的回答让朴志训险些嬉笑出声。

“先生,您认可我的作品吗?”极其委婉而真诚的乞求让姜丹尼尔的自责心更甚,他的眼神里充满着羞愧,这羞愧的眼神和他充斥着骄傲的模样截然不同。

“你可真是太优秀了。”姜丹尼尔俯下身凑到他跟前像是在传递一句悄悄话,“也实在是可惜现在的我身无分文。”

“我认为我应该接受上帝的惩罚——我竟无法对一位天使的演奏表示认可。”

朴志训微微翘起嘴角,他听着姜丹尼尔的话语摇了摇头

“先生,我并不需要您赋予我钱财。”

“若您身无分文的话,您可以留下一个吻。”

姜丹尼尔愣了那么一刹那,他轻笑,一方面是他无法拒绝这样一个可爱的天使,另一方面这位天使的小算盘实在有趣至极。

姜丹尼尔将脸庞贴上朴志训的脸颊,刚刚卸完妆的皮肤仍带着些粘黏的质感,姜丹尼尔发丝蹭过朴志训的皮肤时朴志训哼笑了一声,像是羽毛在心上挠了痒,在朴志训闭着眼接受这样的贴面吻时,一切的感官都在朦胧的视线下无限放大。

在形式亲吻时,姜丹尼尔像是将亲吻声刻意放大那般以证明他着实给了朴志训一个标准的贴面吻,而不是用手背去敷衍一个失明的孩子。

姜丹尼尔起身时带着身上金属挂饰相撞的响声,朴志训在朦胧中将手伸向姜丹尼尔的脸庞

姜丹尼尔看出了朴志训的意图,保持着俯身和他平视的姿态。纵然朴志训半眯着眼睛视线模糊,他却是能猜测到姜丹尼尔此时眼中的柔情。

朴志训的手指无意地擦过姜丹尼尔的下唇,他身体有些摇晃那般起身,朴志训的笑容纯真而皎洁,在他的鼻尖几乎能和姜丹尼尔的鼻尖相抵时停了下来

“先生,您不应对我的眼睛而感到惋惜。”

“也是我的错,我没有教给您,有些话不能说得太圆满。”

朴志训睁开眼眸,眼眸间囊括了街道的点点星火,他眼里的宇宙没有丝毫吝啬的、完完全全再次呈现在了姜丹尼尔面前。

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所倒映的天空之境,苏拉威西的海滨,耶路撒冷万国教堂上的琉璃

均不及他眼里所蕴含的清澈的万分之一。

朴志训趁着姜丹尼尔仍停滞住动作的瞬间,将唇瓣轻缓地碾压在了姜丹尼尔的脸上。他虔诚地、仔细地把两个吻安放到了姜丹尼尔的脸侧、下颌。

“这是回礼,我的FLAC。”

“又或者,我的Daniel。”

朴志训从未考虑过他的计策是否会激怒姜丹尼尔,他只想着看姜丹尼尔慌乱自责的模样,他只想吻吻姜丹尼尔,嗅嗅他身上骄傲的气息

好吧,朴志训其实就是想立刻、马上再次遇见姜丹尼尔。

从姜丹尼尔脸庞下落滞在空中的手被姜丹尼尔紧握住,朴志训一时间想被猜破诡计的顽童无所适从

“我真是太失败了。”姜丹尼尔脸上堆上苦笑。朴志训怎么也没想过会是这句话,心上的玩笑顿时像漂在水上的浮萍,胡乱随波而下。

“可是,你见到我了,却又一个人偷偷溜走,这并不算找到了我。”

“再次遇见时,握紧你的人是我。”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我找到了你。”

姜丹尼尔露出孩童般的笑容,他的话语在不容他人质疑那般论证着——是姜丹尼尔找到了朴志训。朴志训不置可否,他的脑海一片茫然,姜丹尼尔于是趁机乘胜追击着这不存在的战争。

“所以这次我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吗?我的天使。”

“又或者是,我的恶魔。”





>>TBC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