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luenza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势均力敌。

〖丹昏〗仲夏夜之梦(五)



* 百老汇新锐古典芭蕾舞者Daniel &
伯克利音乐学院大提琴演奏 Jihoon


* 感谢所有喜欢和安利 希望能让大家一直心动😗




>>

姜丹尼尔脑海里仍荡漾着昨日朴志训站在台阶上的模样。

“先生,我的名字——”朴志训站在阶上比姜丹尼尔高出一截,他顿了顿像是在揭晓一个难解之谜,“叫朴志训。”

朴志训在念出他的名字时,微微俯下身掉出的吊坠在姜丹尼尔眼前摇晃,那羽翼的轮廓熟悉至极,半边羽翼实在是难以忽视,姜丹尼尔的视线从项链链子蔓延而上,直到再次将眼光安放在朴志训的脸庞——他的嘴唇仍然停留在念出hoon时轻撅起的模样,微微眯起的眉眼昭示着满心愉悦。

“我想,你想知道的不只会是我对对手说的那句话。”姜丹尼尔挑眉,再一次露出了朴志训初次与他见面之时满眼泰然自若的骄傲模样。

眼前人在听到这满是傲慢的话语竟也没有一丝不屑,姜丹尼尔直击他心中的话语让他的瞳仁微微颤动着。

“那是当然——就比如,我想知道您为何会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场合、想知道您在看向Hermia时内心的独白、您的爱憎、您的骄傲。”

“您的一切都令我好奇至极。”朴志训的直言令姜丹尼尔诧异之余眼里再次染上那份不知源起的柔情——

“但您也一样,您对我同样的好奇。”朴志训凑到姜丹尼尔跟前,把握十足。

歌剧的背景乐在巷子里响起略带着悠扬,可此时倒是显得不合时宜。姜丹尼尔未多加思索,眼光只掠过持续震动的电话,他再未将眼神多留在它身上一秒。

朴志训向前抽走他手中的电话——仔细摁下了他牢记的每一个数字,亮光倒映在眼中都晕上了狡黠的味道。

“我想,您会再次、再次想要遇见我。”朴志训将大提琴背起的同时物归原主,语调欢愉。

姜丹尼尔浅笑,他低头看着小恶魔打下的一串数字以及他的名字——

“朴志训”

那三个字他并不熟悉,韩语对于他来说可太过陌生了。

这和刚刚朴志训所说的Park Jihoon全然不同,姜丹尼尔眼里少见地晃过了一丝困惑,小恶魔像是预料到此时情景那般摇了头。



“姜义建,这可是我们停下来看着你的第15分钟了。”

邕圣祐趴在桌球台上打着呵欠,黄旼泫在一旁摆弄着酒杯,看起来无聊至极。

姜丹尼尔微微笑着表示抱歉,屏幕上亮着的仍是那三个说不上是什么的符号

“所以,我们在筹备巡回演出的时候,主角一直在走神。”邕圣祐本自己便没带着几分正经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姜丹尼尔咋舌,他可太没有理由推脱责任了,尽管这样的演出他只是偶尔露面,但细枝末节总归得他多操心才能弥补他的歉疚。

“那这次负责巡回的band还是Virus?”姜丹尼尔有些疲态地揉着太阳穴——Virus的知名度倒是不用再过强调、只是他们所演奏的音乐在姜丹尼尔看来已经宛若隔世,他实在是有点不太想在古典爵士的伴奏下跳着尤其需要热情的BBoying.

“所以我们的主人公是真的,真的没有听我们讲话——哪怕是一个字。”邕圣祐彻底趴在了台上伸展着他久坐着的躯体。

“就在刚刚,我们和Virus联系过了。”

“Virus今年的乐队巡回和我们相撞了。”邕圣祐语气里带上了讥讽的意味 “所以地下有得有腥风血雨喽。”

姜丹尼尔报以一个笑容,他现在的心情比方才好了不少。

“所以这次合作就劳烦您在您的通讯录里随意找个band了。”

对于邕圣祐来说节奏反倒真的不是什么重点,只有能抓到律动他就能popping,所以无论是Virus也好,cholera也罢,只要能奏乐就好。

若是往年遇到这般情况,姜丹尼尔着实是不在乎的,可这次他却反常地兴致高涨,他现在可是有个精妙的理由天天和他的小恶魔联络了。

姜丹尼尔将手指放到了唇前示意他们不要吵闹,他轻点了下通讯录中唯一看不懂的备注

宣泄而出的,竟全是大提琴的音调。

姜丹尼尔嗤笑着,他的小恶魔着实是不懂得掩饰的顽童,他根本不屑于掩饰他在坐拥地下所有的狂潮的同时,在音乐学院上仍是优秀的大提琴演奏。

电话没有被立马接通,纵然接通了朴志训也并未讲话,静默中姜丹尼尔隐约听见翻折着被子的细响。

“嗯——”没有礼节的慵懒,黏糊糊地就如化在口中的棉花糖,糖丝凝在喉间咽不下只散发着一阵甘甜,朴志训的鼻音没有丝毫预警地传递溢出。

尾音上翘,像是在心上放置了羽毛那般,轻微的泛起痒意,却没有缓解的一剂良药。

“您好,您的志训在与您通话中。”朴志训的腔调含糊不清又略带着起床时的沙哑,姜丹尼尔不禁怀疑他的小恶魔此时正窝在被子里、闭着他那秋波荡漾的眼眸,半梦半醒在和他通话。

实际上姜丹尼尔猜得不错。他的小恶魔因前些天的加班编曲以及学院庆典准备,此时正团在微微加厚了的被子里,眼睛泛红极度缺少睡眠的模样——他耷拉下来的眼皮和因为细微起床气而嘟起来的嘴让他看起来淘气却又可爱至极。

“小恶魔。”姜丹尼尔试用了一下脑海里浮现的亲昵,却意外感觉不错便又唤了句,“小恶魔可得起床了。”

电话另一端传来朴志训的哼笑,继而是在床上翻腾的响声

“在睡眠问题上,我可不愿听您的话。” 朴志训揉揉眼睛,点开着免提又重新倒在了床上,凌乱的头发也跟着慵懒的语调而略显柔和。

“这次恐怕你得听我的。”姜丹尼尔在队友震惊的眼神中泰然自若、笑得灿烂,“教皇大人,您的国王有求于你。”

咯咯笑着的声音比方才更加不吝啬地释放,朴志训总算有些清醒了

“无所不能的王,您需要什么帮助?需为您解读圣经——亦或是为您侦测天文?”

“小恶魔。”姜丹尼尔狭长的眼睛因为笑容而变得灵动,暗想小恶魔果真对得起他的名号

“我们的巡回演出,缺少一个优秀的乐队。我再三思考,实在是想不到比教皇大人您更优秀的人选了。”姜丹尼尔挑着眉,看着方才极度慵懒现在挺直腰板的邕圣祐,“所以我希望,教皇大人能协助我。”

“当然、教皇大人太忙碌了。而您的国王演出场次并不多,您只要在那几次场次出现就好了。”姜丹尼尔话锋一转,他种种词汇无疑在向朴志训传达一个事实——

姜丹尼尔想与朴志训见面、他想与朴志训共同演出、他只想朴志训在与他共同演出时出现。

“那...”朴志训闭上眼凝听着姜丹尼尔的呼吸故作迟疑

“那您还得好好犒劳我——以及我的队友们。”奈何姜丹尼尔的示好对于朴志训来说很是受用,他实在是想不出理由、亦不忍拒绝姜丹尼尔。

“我的教皇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那么请您下午光临我们初见的pub核对乐谱,以及”

“我会好好犒劳我的小恶魔。”

结束一通电话后,邕圣祐满脸皆是难言之色,黄旼泫的眼睛也自然一直盯着姜丹尼尔的方向,他们都对刚刚姜丹尼尔一口一句小恶魔、教皇大人而感到兴致盎然。

“所以这次帮助我们的得是个教会吗?”黄旼泫无心再擦拭他的高脚杯,满脸佯装天真烂漫,打趣起万分愉悦的姜丹尼尔。

“Influenza,你们知道的。”姜丹尼尔在念起Influenza的时候竟多了一丝自豪之意,这和第一次他听闻Influenza的反应太过不同。

邕圣祐不禁想起他初次说起Influenza那样不屑的模样——

大概Artist都是善变的,尤其是姜丹尼尔。




>>

就按照姜丹尼尔所说的时间点那样,朴志训和他的队友如期出现在了pub里,朴志训身着亚麻色的卫衣看起来纯良而又无害,与在舞台上时凌厉的偏分截然不同,而他身后的裴珍映也显得有些天真的模样——

无论邕圣祐如何说服自己,这都是一群孩子、一阵烂漫的流感。

朴佑镇对于这样的眼神实在是太过不快,他转过头,他在早晨被告知多了演出任务时就已经十分不快——若不是看在朴志训近日忙于庆典本就烦躁,他肯定是要和朴志训大战一场的。

“小精灵?”从桌球室出来的黄旼泫看见裴珍映时眼睛发着亮,他从未想过那只莽撞懵懂的小精灵会是Influenza的一员。

裴珍映往朴志训身后退了退,朴志训抬眼看着黄旼泫,他心中却一直没有找寻到他们两个有交集的记忆片段。

“小恶魔。”肯定的语气叫唤着朴志训,姜丹尼尔弯着眼上前对朴志训贴面吻,对朴志训身后的众人点了点头。

朴佑镇顿时觉得今天诸事不宜——不宜弹贝斯,不宜出门,不宜与那个叫嚣着小恶魔的恐怖分子共处一室。



乐曲的难度并不至于需要专注于音乐的众人花费几个小时去熟悉。纵然朴志训现在疲惫至极,但他对于乐谱的灵敏度还是令他在反复练习五遍后记住了个大概。

“我们最后再合一遍。”朴志训悄声对身旁的人说,他在舞台上的专注度可开不起玩笑,在邕圣祐看来第一次的演奏就足矣,但朴志训却三番四次地局部修改,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姜丹尼尔那样的偏执狂会对他如此着迷了。

姜丹尼尔察觉到小恶魔的精神状态并不好,便在他下舞台时轻拽住了他的手腕,脸上却仍不露声色

“非常感谢你们的配乐。”姜丹尼尔对着朴佑镇和裴珍映露出笑容,他顿了顿,脸上忽而显现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还有,我的小恶魔我得先带走了。”

朴志训对此并不表态,朴佑镇仍在一时的呆愣之中无所适从,裴珍映瞪大了眼睛,满眼皆是不可思议那般看着姜丹尼尔握着朴志训的手腕推开了关闭已久的玻璃门。

裴珍映刚张口想要说什么便被身后沉默已久的黄旼泫捂住了想要挽留朴志训的话语

“嘘——小精灵,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像他们那样。”

裴珍映对于这样甜腻的称呼很是害臊,他的眼光里带着责备看向黄旼泫,小声地喃喃

“我即使是叫puck也不是什么小精灵。”

“知道了,小精灵。”黄旼泫在一旁嬉笑着回应,他挨到裴珍映身旁,神色委屈,“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只能一直叫你小精灵了。”

裴珍映侧过脸看向眼中充斥着哀求的黄旼泫,叹了口气,他总归是对这样的哀求妥协了

“我叫裴珍映。”

“知道了,我的小精灵。”黄旼泫在说小精灵时咬字更重,“我叫黄旼泫。”

裴珍映倒是脸上带着愠怒了,他在意识到被捉弄之后显然有些急躁,黄旼泫倒也是懂得见好就收的让步者。

“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布碌仑游乐园吗?”

Tickets上的游乐设施甚是吓人,当然这都只是黄旼泫唬人的招数,他可不想在小精灵面前坐上海盗船而后生不如死。

“我...”裴珍映有些为难,他不善于拒绝这样忽如其来的date,这一切都让他毫无防备。

“不去的话是小精灵害怕吗?”黄旼泫调笑道,他看着迟疑不决的裴珍映内心不免有些沮丧

“我可不是什么坏人啊。”在说出这句话时,黄旼泫将头彻底低下了,刘海耷拉在面前,失去了刚刚神气的模样,裴珍映看着他沮丧的样子更为于心不忍,他闭了闭眼——大不了只是与一位顽童同游罢了,专注于游玩便是。

“我去就是了。”

玻璃门再次被推开,挂于其上的风铃随着门的来回摇晃而作响。

朴佑镇看向远处坐在原地邕圣祐,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今天,当真是诸事不宜。




>> TBC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