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luenza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势均力敌。

〖丹昏〗仲夏夜之梦(七)



内百老汇新锐姜丹尼尔 & 音乐学院大提琴演奏朴志训



>>

姜丹尼尔偏爱平安礼。

倒不是因为想要圣主赐予他永生,反而是真的因为他想为自己身边的人带去平安喜乐。

所以他偏爱周日踏入教堂——此时的他不是出色的舞者,也不是狂妄的B-Boy,他仅是万千天主教徒的一员。

唱诗班孩子们的吟诵在离教堂尚有一段距离方可听到,位于郊区的教堂别有一番风味,它与世隔绝却从不缺忠诚的教徒,它的琉璃在室内可以清清楚楚映出五彩的阳光,与七彩千阳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黑色长袍在孩子们身上却平添了稚嫩的风采——他们的笑容就宛如教堂皙白的外墙,充斥着神圣而又无邪。

“丹尼尔哥哥。”唱诗班的孩子在姜丹尼尔身前叫唤着,他们小心翼翼从贴服的黑色长袍里拿出几颗糖果,郑重地递到了姜丹尼尔手中。

“丹尼尔哥哥要平安、幸福。”

露出虎牙的微笑以及孩子童真的话语钻入了姜丹尼尔的心里,他蹲下揉捏了下小孩的脸庞

“谢谢小天使,我的小天使也要一直平安快乐。”

小孩在姜丹尼尔跟前不肯离去,烫直的长袍快被捏皱时,姜丹尼尔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径直扛起小孩,小孩的惊呼中透露着狂喜,他让小孩端坐在他的肩膀上俯瞰风景,面上皆是柔情。

“进堂式可少不了我们的宝贝。”

进入教堂时,小孩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纵然他们不懂主祭那奥妙难懂的乞求,却仍是一脸虔诚。姜丹尼尔跪坐着,他在孩子们唱响曼妙的歌曲之时,习惯性地看向周围的教徒——他想看看有没有哪个违反规矩的叛逆者,他想看看有没有哪些有趣的新式教徒。

或许是被他的虔诚所动容,更合理的解释是上帝助了姜丹尼尔一臂之力——他看见了令他兴致盎然的新面孔——

唔,或许说是熟人更为恰当。

不远处的人穿着款式复古的白衬衫,袖口处延伸的丝带让他看起来像个古堡的王子那般典雅,纯黑不太贴身却能凸显腿型的长裤遮盖了礼拜不该露出的角角落落,他栗色的发丝和他长翘的眼睫在教堂顶部漏入的阳光照耀下,披上了神圣的韵味。

朴志训抬眼看向阳光,他眯着眼睛,高昂着脖颈,显露着线条分明的下颌线,他张口了,像是在低语着什么,姜丹尼尔这才反应过来,主祭已经开始了祷告仪式——

“主耶稣基督,您曾对宗徒们说‘我将平安留给你们,我将平安赏给你们。’求您不要看我们的罪过,但看您教会的信德,并按照您的圣意,使教会安定团结,您是天主,永生永王。”

“亚孟。”信徒的声音整齐响起。

“愿主的平安,常与你们同在,”

“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请大家,互祝平安。”

主祭将放在桌台上的饼分成些许块,将糕饼一一分给信徒,主祭相比拥有极大的权利而傲慢,反而更像一个温柔的中老年男人。

“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求您垂怜我。”

“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求您赐给我们平安。”

主耶稣基督,愿我领受了您的圣体圣血后,因你的仁慈,身心获得保障和治愈,而不收到裁判和处罚,朴志训安然微笑默念着。

“你就是志训吧。”主祭走到朴志训面前,笑得仁慈。

“是。”朴志训并没有感到意外,他若不是因为母亲的多番嘱托,他绝不会在异国的郊区教堂里进行礼拜。

“你和你母亲描述得一模一样——你的眼睛就宛如剔透的琉璃。”主祭握住朴志训的手,说起他的母亲时主祭眼里迸发着光亮。

“你取好你的洗礼名了吗?”

“实在是抱歉,我恐怕我还没有。”朴志训有点想要扶额了,他低下头摆出万分愧疚的模样。

“主祭大人,我想洗礼名这点,我乐意为他效劳。”

姜丹尼尔不知何时挪到了朴志训的身后,他对于朴志训有些惊诧的眼神吐了吐舌,调皮里带着挑衅。

“那就最好不过了。”主祭看向朴志训,又看看姜丹尼尔,“我希望下次见到你时,我能知晓你的名字。”

主祭语罢和孩子们退出礼堂,只剩下教徒互相交流埋怨,互塑衷肠和期盼——当然,姜丹尼尔对于这样莫须有的祈愿毫无兴趣。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我真是如何想都想不明白了。”姜丹尼尔在与朴志训并肩走出礼堂的门口时忍不住询问。

“大概是一个定律——当您认识一个人后、您遇见他的几率会极大地增长。您在这里遇见我,或许也是这个道理。”朴志训转着弯地逗弄姜丹尼尔,乐此不疲。

“这是你第一次到来,我的教皇。若是你是这个教堂的常驻信徒我不可能不注意的,你太惹人注目了。”姜丹尼尔无奈,但他同时乐意与朴志训相互抬杠。

“我本也不想来的,可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我母亲太希望我在异国能平安喜乐了。”

姜丹尼尔停下了欢快的脚步,他在一丝呆滞后拉扯过仍前行了一段距离的朴志训,他面对着朴志训那刹那眼神真挚,他郑重地,将唇瓣抵在朴志训的额头上,就像盖上烙印那样,他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太多,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阴霾了。

“生日快乐。”

“我太晚知情你的生日了,这让我丝毫准备都没有。你让我陷入狼狈也实在是太坏了。”

“那么你觉得,就目前而言,我为你构思洗礼名能够弥补我的罪过吗?”

朴志训对于姜丹尼尔的郑重其事有些堂皇,不过他太喜欢姜丹尼尔愧疚恼怒的模样了,他扁着嘴点着头

“我可是很挑剔的。”

姜丹尼尔在与主祭应下洗礼名一事之时就回忆着自己所看过的英文名典籍,英文名从来都不会缺少,但合适他人的名号却是百里挑一。

“你认为Dylan如何呢?”

Dylan——在威尔斯意为海洋,波浪之神,这和朴志训的眼睛相当契合:眼中蕴含着苏拉威西的、令人心里波浪澎湃的海洋之神。姜丹尼尔甚至对自己的极速反应有些得意。

“遗憾,我觉得不怎么样,”朴志训摇头扁嘴,“您知道,我可是很挑剔的。”

“Dana如何呢?”

Dana——发源于英国的姓名,意为如阳光般纯洁而光耀,万分适合朴志训那般美好的天使。

“您的品味大概和我有些许偏差了。”

朴志训却一点也不领情,他的拒绝没有过多的犹豫,他甚至在姜丹尼尔还未读出na的音时便开始扁着嘴巴。

“你怕是不喜欢D字母开头的英文名字吧。”姜丹尼尔皱了皱眉,他有点郁闷了——他对自己的品味向来是不怀疑的。

“您可别误解我,我可喜欢D字开头的英文名字了,比如Daniel。”

“还有,即使最后我的洗礼名是D字开头的英文名,那也不意味着我跟您姓了哦。”

姜丹尼尔笑着,若不是这个教会里已经有一位Daniel,他可不介意朴志训的洗礼名和他相同

“你可不该叫Daniel...”姜丹尼尔在话语说到一半时忽然停住了,这句话太过熟悉了、他震惊于他竟在无意之间说出了曾经母亲对他说的话——

“Niel,妈妈觉得,你不应该叫Daniel。”

“为何呢?”姜丹尼尔那时正啃食着桌上最后一片吐司,满嘴含糊

他的母亲举着姜丹尼尔磨破了的膝盖位置的长裤,膝盖周围的布料还混合着地上的灰尘,姜丹尼尔笑得大咧,他摆摆手不再看了。

“你应该叫Avery——淘气又爱恶作剧的孩子,你可太调皮啦。”

母亲捏了捏姜丹尼尔鼓起的脸,笑容里温柔而又渗透着溺爱的感觉。

“Avery。”姜丹尼尔几乎是脱口而出了。

“你应该叫Avery才对。”

“它太适合你了。”

“淘气,又爱恶作剧的恶魔。”

像来自神话里的恶魔,像在赌局中的老千,像学院里顽皮的孩子,他丝毫不厌倦地逗弄人于恶作剧之间,乐此不疲。

朴志训终于低头莞尔,他点头,他猛然兴高采烈的蹦跳着往前走,他扬起他的手臂,他对落在后头的姜丹尼尔喊到

“你好——我是Avery。”

读出Avery的时候,朴志训的嘴角上扬苹果肌鼓起,他的笑脸美丽至极,在姜丹尼尔眼里那笑容相比刚刚的小孩更为纯良可爱。

姜丹尼尔低笑声自然是没法被眼前穿着正装蹦蹦跳跳的人听见,他觉得,他比朴志训要顽皮得多:

没有什么礼物能胜过在他人18岁时赋予他一个崭新的名字了,这样的礼物不仅万分难忘,而且能伴随他走到生命的尽头。

况且在日后,偶尔提起这个名字,朴志训想起的内容里,必定囊括着姜丹尼尔这号人物。

所以,谁能说谁更顽皮淘气呢?





>>

“尊敬的丹尼尔先生,
谨定于12月10日,在伯克利音乐学院举行本学院的周年庆典,在此诚挚邀请您的参与。
恭请,莅临。”

署名处的名字填着Avery,流畅的英文签名笔迹看出那顽童做了不少的练习。

姜丹尼尔抚摸着刚被剃去胡渣的下巴,心里想着伯克利音乐学院实在是太会挑选时间了,若不是真正发生在现实的生活中,他甚至以为这是个剧本。

“我有拒绝的权力吗?”姜丹尼尔在收好信件时自言自语道,他的恶魔分明只用发一个信息或是一通电话就能与他联系,但他的恶魔却选择了在学院直接索取了邀请函寄到他们的pub信箱里。

红蜡滴在信件上增添了不少庄重的意味,姜丹尼尔望着信件看了好一会,他咬着唇,仍是决定预先回应他的恶魔。

“我会准时出席——您的庆典的。”

“我可不如您那样顽皮,我也不像您那样容易满足。”

“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庆典挑的太是时候了,不然我还得苦思,那一天我该如何把您欺骗出来,该如何让您愿意给我庆生。”

“所以,您愿意在12月10日那天,为我演奏一曲吗?”

狡黠的微笑再一次显露在姜丹尼尔的脸庞,他满意十足地,按下了发送的按键。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