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luenza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势均力敌。

〖丹昏〗仲夏夜之梦(九)


内百老汇舞者Daniel X 大提琴演奏Jihoon

B-Boy 黄旼炫 X 钢琴演奏裴珍映



>>

12月,估摸着距离大雪纷飞的日子也近了,裴珍映在踏出大厅时呼出了几口雾气——

他摇摇头,看来他今晚也是找不到朴志训了。

宴会的人逐渐在减少着,裴珍映也不打算在这里多留了,他匆匆走下台阶,却不料他一抬眼,就和黄旼炫对上了视线。

黄旼炫靠在不远处的灯柱上,他米色的长大衣在灯光晕染之下透露着一丝柔和,他转过身,裴珍映这才瞥见他手上拿着冒着热气的饮料。黄旼炫微微笑着,站在原地等着裴珍映向他走来。

裴珍映的脑回路一时间好像停止运转了,他好像并未和黄旼炫透露过他的学院,亦或者是他是这个学院学生的任何讯息。

黄旼炫看着裴珍映呆愣的样子,也对自己的突袭而感到有些突兀了,他走到裴珍映身旁,将热巧克力递到了裴珍映跟前

“喝着会暖和一点。”黄旼炫在脱下大衣,将其披在裴珍映的身上时对他耳语,“最近太冷啦。”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黄旼炫听到裴珍映的话语时动作顿了顿,他仔细为裴珍映整理好衣服后万般不愿地开口

“义建告诉我的。”

“义建?”

黄旼炫看着裴珍映疑惑的样子才反应过来,他忍俊不禁

“义建就是FLAC,你的朋友邀请他来了。”

这个解释对裴珍映的疑惑起到任何缓解作用——他对于朴志训邀请FLAC这个举动实在是无法理解,纵然他们的乐队和FLAC有合作关系,可他知道朴志训一向不愿将两种身份联系在一起,除非...

“如果你也能邀请我就好了。”

裴珍映的思绪被黄旼炫这句话打断了,他正眼看向鼻子略微发红的黄旼炫才开始愧疚起来:黄旼炫可是在室外等了他一晚上的可怜虫——他此时却在想别的事物,这实在是太对不起黄旼炫。

“不过我之前也没有邀请过你,所以好像也不应该奢望你邀请我的。”

“所以,这次我为你准备了表演——即使是在寒冷的室外,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赏脸呢?”

裴珍映更加内疚了,黄旼炫的方才的表情分明泛着一股苦涩的味道,他可做不到对他提任何拒绝的要求了。

所以他几乎是立刻上前习惯性般挽住了黄旼炫,他低头微微抿了口热巧克力,随后抬头对着黄旼炫眨了眨眼

“乐意至极。”

黄旼炫的表情这才重新鲜活起来,他弯着眼带着裴珍映到了距离伯克利音乐学院不远处的宽阔小广场旁,小广场的横木椅上甚至还摆好了音箱,这充分揭示了黄旼炫有备而来。

“我说过的,我可以为你跳舞。”

将围巾也脱下围在裴珍映脖颈间的黄旼炫现在衣着单薄,裴珍映被仔细安放在横椅上,他伸手想把围巾拿下来却反被摁住了手,他只好将脸又望围巾了埋了埋,檀香的气味刹那包裹着感官——这样的可爱举动使黄旼炫不自觉地开怀,宽掌顺带还随意揉弄着裴珍映的发丝。

“我要开始咯。”

音箱里的嘻哈音乐随着按键被按下而倾泻出来,黄旼炫俯身,他现在的动作像极了裴珍映在地下所了解的FLAC,他的小腿有力地往上踢,连带着身体惯性的转动,身上紧贴的衣服勾勒着他形体的线条,手臂挺直着像风车随风旋转。

双腿又忽而在停顿后变为V字型紧靠有力的双臂旋转,裴珍映瞪大着眼睛看向黄旼炫的双臂——那看起来肌肉并不是太明显的手臂实在是太过有力气,他惊讶于那纤细的双臂竟能支撑起黄旼炫整个人的重量。

黄旼炫随着音乐的结束也渐渐停下来了,他瞥见裴珍映惊讶而又欢愉的笑容和急促的鼓掌,他心里霎时也被喜悦所充盈。

“怎么做到的啊?”

“是怎么做到,双手支撑起整个人的重量的呀?”

裴珍映抬眼望着向他走来的人兴高采烈地问道,双手还不断比划着,活像个稚气未脱的小孩——

也的确是个小孩而已。

黄旼炫蹲在裴珍映面前端起热巧克力尝了一口,他脑子里忽而就迸发出一个幼稚至极的问题

“所以你更喜欢FLAC还是更喜欢我呢?在舞蹈方面上。”

裴珍映的兴致仍高涨着,他看着黄旼炫闪着亮光的眼睛——蛊惑人心的狐狸眼眸里蕴含着十足把握,好像答案即将在他的控制下呼之欲出。裴珍映心里还是默默的暗叹了声自己的道行尚浅,他拨去黄旼炫肩上蹭上的雪花——

“当然更喜欢你。”

“上次我们得奖后,Jihoon为FLAC带上了项链。”

狡黠的狐狸眼眯了起来,他顿了顿像是在卖关子

“如果更喜欢我,能给我奖励吗?”

黄旼炫冻红的指尖点了点自己的脸庞,他仰视着裴珍映,眼里与其说蕴含的是乞求,倒不如说满是渴望,他又凑近了一些,似是肯定裴珍映会俯身在他的脸庞烙下一吻。

他太狡猾了。

裴珍映干笑地俯视着黄旼炫,他把刚刚久握着热巧克力仍带着余温的手覆在黄旼炫的眼皮上

他极其迅速、而又羞赧地,在黄旼炫的脸上啾了一下,巧克力的温热甚至还未染上黄旼炫的脸庞。裴珍映迅速坐直,这才松开了手,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

黄旼炫仍是笑意盈盈地凝视着裴珍映,心里却早已卷起千层浪,他在静默的凝视中偶尔笑出了声音,裴珍映也就一直盯着他看,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忽然泛滥在两人之间。

说不上是那天的灯光特别迷人,也说不上裴珍映的吻很是虔诚柔情,亦不是黄旼炫手指骨节上停留的雪花让氛围暧昧——

不太完美的舞蹈,不太圆满的吻,不太恰如其分的天气

却拥有着万分美好的巧克力味亲吻。

思索到这里,黄旼炫轻轻笑了。





>>

“Irma来了。”邕圣祐在推开门的时候兴奋的宣告道,他先行推开玻璃门,随后将Irma牵了进来。

说是为了姜丹尼尔来到这里的男人们全都一拥向前对着Irma问候,窝在沙发里的姜丹尼尔对这样的景象感到有些头疼。

“我实在不懂你为何要来送别,你明明要和我一起去悉尼演出的。”姜丹尼尔万分无奈地看着Irma悄声说道。

“我来了大家不是都很开心嘛?”Irma在接过邕圣祐调试的红粉佳人后俏皮地回应道,邕圣祐在听闻这句话后笑得自然是更灿烂。

姜丹尼尔扁嘴摆手,他轻佻的模样和在内百老汇里规规矩矩的样子反差实在太大以至于Irma看了那么多年仍然不太习惯,她伸出纤细的手指弹了下姜丹尼尔的脑门,姜丹尼尔也随着她的袭击配合地低头。

“所以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是为了恭喜我们的FLAC去悉尼,即使我们并不知道他为何忽然想要跑去悉尼。”邕圣祐在坐在吧台上对着众人喊道,语气里满是好奇的意味。

“唔,我可能是想要在悉尼弘扬LOUPS的B Boy文化吧。”

玩世不恭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邕圣祐刚想宣布送别宴开始,玻璃门却又重新转动了。

这次带头的倒不是朴志训了,朴佑镇在打开门时,脸上表情仍是一如既往的淡漠,邕圣祐在他们进来时,怎么也没找寻到熟悉的脸庞——

朴志训不在。

姜丹尼尔同样也对朴志训不在而感到惊讶,他的眉头在众人没把心思放在他身上时微微皱了皱

“这次我们...”

“我去打个电话。”

邕圣祐的话语被姜丹尼尔因不快的语气骤然停止,姜丹尼尔在出门时,其他人即使是略带诧异也早已习惯于姜丹尼尔的出没不定。

站在巷子里姜丹尼尔有些不耐地听着铃声的反复响起,他太想见到朴志训了——他在邀请朴志训的时候甚至没有丝毫想到他会拒绝出现的任何可能性。

“Avery,我可太惨了。”

姜丹尼尔的话语几乎在接通电话时脱口而出,他急促的语气仿佛令电话另一头的朴志训有些惊诧

随后他听见了朴志训开怀的笑声

“我在录音棚录制CD呢,您知道的我的期末考核快到啦。”

“可是您也知道的,我也十分十分舍不得您,现在正赶工录制,然后准备去找您呢。”

像是个小孩在撒娇的语气酿在姜丹尼尔耳畔,他如果此时还说出任何有关催促的话语可就太不人道啦,大概只有上帝才知道为何一个方才还用愠怒的心境打电话的男人现在却独自一人在巷子里微笑着。

“那你可得在录制完后立刻,马上飞奔到我这里。”

“您怎么像个小孩似的,好啦国王小朋友,我和您拉钩。”

姜丹尼尔算是彻底开怀了,他正想和他的小恶魔告别就听见电话那头远处传来的催促

“Jihoon您快点过来看看,这个部分加cello是不是特别好?”

“您快听听,噢您在打电话吗?那您慢慢打噢我的杰作~”

姜丹尼尔在仔细辨认后,终于是记起了那个女声——Cara的声音。他又是染上了一层不悦

“Avery。”

“嗯?”朴志训对于那人骤然低下的语调莫名有些慌张。

“我在等你,教皇大人。”

“所以...”

“算啦,等您来了我再慢慢和教皇大人祷告。”

姜丹尼尔的欲言又止和羽毛的作用无异,他又在利用朴志训的好奇心作祟来催促朴志训前往他的宴会了,这样的赌博屡试不爽,胜券在握。

“那您可要好好等着我。”

“您闭上眼睛,就会瞥见我正极其快速地奔向你。”

“不久的以后,您就会见到我真正在您眼前啦。”

俏皮的语气无论如何都是软糯的香甜气息,姜丹尼尔竟不自禁垂眼——

“那么再见。”分明只是一通电话却是硬是被诠释得满是留恋

结束通话的姜丹尼尔在推开玻璃门的刹那变被人勾进狂欢的人群里

“主角回来了~”Irma在人群狂乱时轻轻宣告了句,大概只有姜丹尼尔听见了。

姜丹尼尔点头

的确是的,他的主角即将到来。




>> TBC

评论(8)

热度(37)